军事新闻

“美國堪稱世界歷史上最好戰的國家”(深度觀察)——美國濫用武

发布日期:2022-06-21 04:09   来源:未知   阅读:

  出於地緣政治擴張和維護霸權的需要,美國似乎患上了“戰爭成癮症”,不斷發動或介入一場場對外戰爭。

  從美墨戰爭再到美西戰爭,一系列對外擴張伴隨美國早期發展的歷程。好戰,已成為美國文化基因的一部分。二戰後,美國濫用其在戰後獲得的優勢地位,以各種名目挑起或介入戰爭,在擴張霸權的道路上越走越遠。美國前總統吉米卡特坦言:“美國堪稱世界歷史上最好戰的國家。”

  自1776年建國伊始,戰爭一直伴隨著美國的領土擴張。美國的國土面積從最初約80萬平方公里增加到現在的約937萬平方公里,足足擴張了10倍多。

  二戰後,美國成為世界上綜合實力最強的超級大國。美國倚仗其在軍事、經濟、科技、文化等領域的優勢,打著“自由、民主、人權”旗號,頻繁在海外發動戰爭,讓世界陷入持續動蕩之中。美國歷史學家保羅阿特伍德在《戰爭與帝國:美國的生活方式》一書中寫道:“美國的歷史是充滿戰爭和擴張的歷史。”

  美國好戰的背後,是一個由軍方、軍火商及政客捆綁形成的軍工複合體在作祟。早在1961年,美國前總統艾森豪威爾在卸任演講中就曾敲響警鐘,提醒不要讓軍工複合體獲得不該有的影響力。

  美國“公開的秘密”網站揭露,過去20年,美國軍工企業為影響國防政策以使自己製造的軍火有“用武之地”,僅遊説費用就高達25億美元。在軍工複合體利益集團的左右下,美國“戰爭機器”一次次開動,背後的軍工企業及其政治代言人則賺得盆滿缽滿。

  美國賓夕法尼亞大學歷史學教授沃爾特麥克杜格爾直言:“戰爭一直是美國政治和外交關係的主要內容。美國是一個好戰的國家,美國的信條是戰鬥。”

  據不完全統計,從1945年二戰結束到2001年,世界上153個地區發生了248次武裝衝突,其中美國發起的就有201場,約佔81%。美國“外交政策”網站説:“具有強大軍事實力的美國,在面對弱小的軍事力量時,很難抵擋訴諸武力的誘惑。”

  美國經常渲染、誇大其他國家的軍事威脅,並以自己定義的所謂民主為藉口,對主權國家實施干涉。美國作家威廉布魯姆在《民主:美國最致命的輸出》一書中指出,二戰結束以來,美國試圖推翻50多個外國政府,其中大部分是選舉産生的;粗暴干涉至少30個國家的民主選舉;試圖暗殺50余位外國領導人。

  曾在阿富汗戰爭期間擔任國際安全援助部隊指揮官顧問的美國軍事專家傑克米奇利指出:“幾十年來,美國參與的對外戰爭,不僅影響地區局勢穩定,而且無視當地人民的意願強推美式民主,實際上是破壞了民主。”

  格瑞那達是加勒比海通向大西洋的門戶。上世紀80年代初,格瑞那達政府採取獨立自主的外交政策,觸怒了把整個美洲當成自己“後院”的美國政府。1983年10月25日,美國出動“快速部署部隊”,採用突然襲擊方式,對格瑞那達發動武裝入侵。戰爭爆發後,美洲國家組織常設理事會在華盛頓召開緊急會議,譴責美國在格瑞那達的行為嚴重破壞了“不干涉原則”,要求美國立即撤軍。

  “為了本國的政治和經濟利益,美國常常打著‘民主’‘人權’的幌子對他國發動侵略戰爭。”印度尼西亞國際戰略研究中心學者維羅妮卡説。美國人權和勞工權利律師、匹茲堡大學法學客座教授丹尼爾科瓦利克認為,美國多年來打著“民主”“人權”“反恐”旗號發動戰爭,造成巨大的人道主義災難。美式人權本質虛偽,是欺騙國內外民眾的藉口和軍工利益集團謀利的工具。

  美國斯沃斯莫爾學院教授多米尼克蒂爾尼在接受沃克斯新聞網採訪時指出,對美國來説發動戰爭就如同一場“球賽”,“美國認為自己得分獲勝後就可以結束比賽回家了,但戰爭是以成千上萬的軍人生命和數十億美元的花費為代價的”。曾擔任白宮首席演講稿撰寫人的詹姆斯法羅斯在美國《大西洋月刊》撰文稱,對於美國的政客來説,發動戰爭幾乎不需要承擔任何責任和後果,這十分危險。

  “美國應當反思自己戰爭機器的惡劣影響。”巴林《祖國報》近日刊文指出。以長達20年的阿富汗戰爭為例,10多萬阿富汗平民在美軍及其盟軍的槍炮之下傷亡,1000多萬人流離失所。美軍最終不負責任地一走了之,阿富汗人民卻要長期面對戰爭造成的創傷。

  2011年3月19日,以美國為首的北約出動戰機和艦艇對利比亞進行軍事打擊,強行推動政權更疊。利比亞國內安全形勢急劇惡化,綁架、爆炸襲擊、武裝衝突等讓利比亞一度陷入混亂的無政府狀態。利比亞全國過渡委員會前主席賈利勒稱,持續的內亂導致眾多利比亞人死亡,“而美國對軍事行動和戰爭造成的這一後果並不關心”。

  美國還軍事介入敘利亞危機。聯合國公佈的數據顯示,美國的軍事介入已造成敘利亞至少35萬人失去生命,1200多萬人流離失所,1400萬平民急需人道主義援助。

  《阿拉伯革命背後隱藏的一面》一書的作者之一、突尼西亞籍學者阿赫邁德本薩達指出,翔實的依據表明,美國就是所謂“阿拉伯之春”的背後推手。然而,“阿拉伯之春”並沒有為北非和中東地區國家帶來和平與繁榮。

  伊朗政治分析人士穆加達姆認為:“美國發動戰爭,佔領他國,對他國採取敵對措施,力圖保住自己的世界霸權地位。對美國來説,戰爭是統治的工具。”獨立媒體“公民真相”刊文指出,美國在全球“橫衝直撞”,破壞了全球穩定和世界經濟。

  美國前海軍陸戰隊情報官斯科特裏特發表文章稱:“美國企圖按照自己的想法重塑世界。美國覺得自己是最重要的國家,別的國家都應該按照美國指引的方向行動,否則就是美國的敵人。”法國國際政治問題專家布魯諾吉格認為,自1945年以來,美國的對外政策一直都是奪取他們認為有戰略意義的地區,不惜一切代價來維持霸權。

  關於我們外宣服務與廣告服務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舉報流程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