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前沿

产业走进课堂,融合文化IP??他为中国“球拍之乡”破

发布日期:2020-08-31 02:20   来源:未知   阅读:

因为价格低、干燥快、附着性强的优点,以往上官乡生产的球拍均采用油性涂料喷涂,但是油性涂料会挥发出有害的有机化合物,损害生产工人和球拍使用者健康,有悖于“健康体育”的初衷。

“卢教授的这款网红五彩音乐儿童球拍很魔性,已完成前期市场试用,我很看好它。”浙江博凯文体用品有限公司总经理张中良说,这些年来,上官球拍在业内以数量巨大著称,新产品寥寥,这款五彩音乐儿童球拍,值得期待。

洪恒飞 程振伟 李大鎏 科技日报记者 江耘

“油性涂料变水性涂料,是上官性球拍产业升级的缩影,生产文体产品,健康友好是第一位的。”上官乡党委委员王忠慧告诉记者,今年是“两山”理念提出十五周年,上官是中国球拍之乡,更要在产品质量和生产中全方面践行“绿色健康友好”理念,借此向产业链上游攀升,以质量和市场优势建立影响力。

自2019年9月以科技特派员身份入驻上官乡,卢红伟围绕当地提出的打造“球拍名镇?幸福上官”的发展目标,通过开发新产品、建设实验室等方式引导企业转型升级,“如今检测实验室正式启用,很多工作更能放开手去干。”

“比如现在有专为夜间设计的发光球拍,还配有小朋友用的尺寸,是短视频社交平台上的网红产品。”卢红伟补充道,但这类球拍的可变化性比较小,能否进一步改进?我把这些想法带入了课堂研讨中,和学生一起头脑风暴,融入了更多创意,经过去年设计制作出了这款“新型五彩儿童球拍”。

上官乡本地球拍生产企业内,工人在加工羽毛球拍

挂职期间,卢红伟认识到,当地球拍企业开发创新能力普遍不足,没有自己的研发团队,同时与科研院所、高校等研究机构合作意向不强,造成企业既缺少内部技术来源,又缺少外部技术支持,导致技术创新能力普遍较弱。

作为浙江省教育厅认定的第一批创业导师,卢红伟还积极开展创新创业教育,今年组织学生以上官球拍为题参加了若干创新大赛,在比赛过程中提升上官球拍产业知名度,为上官球拍的创新融入了年轻人的朝气。

卢红伟告诉记者,如今消费人群不断迭代,对体育用品的需求也在升级,当地产出的球拍种类还是“老一套”,要对产品注入新元素。

把好“质量关” 建设涂层检测实验室

“不只是外型酷炫,颜色和节奏会随着挥拍的力度改变,律动性很强……”8月27日,在中国(上官)球拍产业园检测实验室启动仪式上,杭州电子科技大学理学院副教授卢红伟现场推介了一款“新型五彩儿童球拍”,为当地球拍生产企业招引合作。

“由于球拍生产所用的水性涂料规模不大,上游供应商没有动力解决球拍使用水性涂料的标准问题。”卢红伟介绍道,有鉴于上官球拍企业多而不强,没有自己的研发和检测能力的实际情况,以“水性涂料替代油性涂料”为契机,我用科技特派员的项目经费建了涂层检测实验室,为企业就涂层附着力、耐磨性、耐盐雾性等性能做检测。

“生产低端球拍还很赚钱的时候,他就看出了潜在危机,经常主动找乡领导干部就产业升级提出建议。”上官乡区域发展办周云主任感慨道,接下来,当地将加快整合杭电等高校科研资源,发展体育休闲旅游,开发生产球类运动周边产品,用直播辐射品牌文化。

近两年,上官乡政府花了大力气推动水性涂料代替油性涂料,整顿不规范的生产作坊,将球拍喷涂工序集中在球拍产业园内完成以保证质量。

杭州富阳区上官乡地处富春江南岸,是国内最大的球拍生产基地,拥有羽毛球拍、网球拍、乒乓球拍、沙滩拍等球拍制造的完整产业链,其中中低档球拍占全国总量的80%以上,各类球拍配套企业 400多家,每年约有1亿副球拍从这里走向世界各地。

革新“老一套” 课堂“飞”出网红球拍

“当地厂家批发出售一副球拍的利润从十年前的几元到现在只有几毛钱,需要抱团做品牌,用科技赋能,把产业链拉长。”在卢红伟看来,户籍人口8000多人的上官乡,虽然年人均可支配收入近4万元,可是低挡球拍利润低、议价能力差,随着消费升级,再过几年低挡球拍就会逐渐退出市场。

“是有点魔性,没想到我这个40多岁的老伙计还会带队研发出这么个新潮玩意儿,只能说市场不等人。”卢红伟表示,上官乡还是兰花之乡、被称为晚清时期直隶“第一清官”的盛鸿也出自这里,自己已开发出以盛鸿为文化IP内核的上官“清风”漫画系列球拍,将加快球拍产业与地方文化紧密结合。

启动仪式现场,卢红伟推介新款球拍

卢红伟和上官乡球拍的缘分,源于2013年起在富阳科技局的5年挂职经历。

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开始,上官乡就利用丰富的毛竹资源生产球拍,挂职期间通过调研走访时,卢红伟注意到了当地的产业瓶颈。

“产业升级,他比谁都急”

Power by DedeCms